联系我们
  • 地址:广西南宁市民族大道131号航洋国际城2号楼1201室

    电话:0771-2089119

    传真:0771-2089119

    邮箱:2990858180@qq.com


谭凯文的文章:我们一起寻根问祖
2014-9-2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4733          作者:未知
  •       湘乡谭氏
          据民国丁亥(公元1947年)冬夺锦堂敬刊《谭氏六修支谱》(七卷九本)卷首之《例言》记载:
         彦明,讳可奕,仕唐宣议郎,子一:守禄。
         守禄子一:武兴。
           武兴子三:进峰,进鸿,进颇。
          进峰子九:宏俭,宏赛,宏仁,宏福,宏亮,宏秀,宏智,宏政,宏韬;进鸿子四:宏义,宏德,宏崇,宏广;进颇子五:宏肇,宏益,宏妙,宏伸,宏佐,是为茶陵太平园十八户。
    其中,宏妙子二:全禄,全深。全禄公子孙有仍居茶陵者,有迁居湘潭者;全深公子孙则居湘乡者为多。
         《谭氏六修支谱》卷一记载:迁湘(乡)始祖:宏妙(讳丙),行十二郎,仕南宋员外郎,殁葬今一都沛霖塘山内壬山丙向,至今沛霖塘宅内有公神位,十九都石塘公屋有公神像,疾病祈祷即愈,有传。
         迁湘(乡)始祖妣:周氏,葬东凤一都屯落村。子二:全禄,全深。
          宏妙次子:全深,迎父徙湘乡第一都屯落村,殁葬铁锣冲。
         配:李氏,殁葬铁锣冲,与夫合冢。子三:轶,辅,辐。
    轶子一:节。
    节子一:念。
    念子二:孝亲,孝顺。
    孝亲子一:大贵。
    大贵子一:祖德。
    祖德子一:汝容。
    汝容子一:应世。
    应世子二:仕朝,仕绅。
    仕朝子二:必源,必泰。
    必源子四:伯诚,伯详,伯谱,伯諃。
          家谱在纪源后面,专门附注如下:谨查宏妙公(讳丙)以下至必源公12派,凡属塘湾总祠子姓无不尊为共祖,自必源公以下分支别派,各祖其祖,各宗其宗,然近 阅各房支谱,伯诚、伯谱、伯諃三公均有后,而伯详无后,即伯諃公子三,曰瑚、曰琏、曰琳,孙三,曰子昇、曰子昂、曰子昴,有分注为瑚公后者、琳公后者,有 综注为琏公后者,各有所本,殊难定断。我支当明季兵灾之时,先代谱牒荡然无存,或为伯详公后欤?抑或为瑚公后欤?琳公后欤?均不得而知,世次既远,稽考愈 难,乌敢支离附会,妄据为己所自出兹,遵史氏阙文之例,亦我族人兢兢慎重之意也。
         然而,在谭家传、陈美英夫妇编著的《中华谭姓史略》里,以中华谭氏派系排列,列出了一个湘乡谭氏祖德公(第54派)派下至文训公(第63派)的世系垂丝。现照录如下:
    大贵子一:祖德。
    祖德子一:汝容。
    汝容子一:应世。
    应世子二:仕朝,仕绅。
    仕朝子二:必源,必泰。
    必源子四:伯诚,伯详,伯谱,伯諃。
    伯诚子一:珂;伯谱子三:志仁、志义、志礼;伯諃子二:瑚、琏。
    珂子一:子经;志仁子一:永崇;志义子四:永远、永和、永富、永贵;志礼子四:永星、永通、永清、永显;瑚生子二:子昇、子昂。
    子经子一:溪;永崇子一:伦;子昇子四:黼、经、纶、繍;子昂子四:睿、济、众、淮。
    溪子二:文华,文萃;伦子三:广雷,广表,广珐;黼子二:文哲,文武;经子三:文茂,文皙,文发;纶子二:文清,文禄;繍子四:文典,文谟,文训,文诰;睿子四:文明,文章,文礼,文表;济子二:文轸,文林;众子一:文元;淮子二:文宇,文昉
    对 于这个世系垂丝,我的确不敢苟同。按现在通行的说法是,中氏谭氏以开姓始祖祈公为第1世,湖南茶陵谭氏始祖可奕公是第42世,“十八宏”是第46世。然而 在该史略里,可奕公却成了43世。湘乡谭氏以始迁祖宏妙公为第1世,宏妙公的第12代嗣孙必源公,是湘乡谭氏第12世;宏妙公的第21代嗣孙文训公,是湘 乡谭氏第21世。如果依中华谭氏派系排列,应当是迁湘始祖宏妙公之前的派系数45和湘乡谭氏派系相加,如湘乡谭氏第12世必源公,在中华谭氏是第57世, 可该史略却将其列为中华谭氏第58世;如湘乡谭氏第21世文训公,在中华谭氏是第66世,可该史略却将其列为中华谭氏第63世。如家谱附注说湘乡谭氏第 13世伯諃公有子三、孙三,而该史略却只说有子二、孙二。
    由此可见,目前流传的很多家族史料,相互矛盾,漏洞百出,或者以讹传讹,或者掐头去尾,或者任意拼接,让人看得一头雾水。
    我之所以照录于此,并提出一些问题和疑点,目的在于抛砖引玉,期待相关专家、学者和谭氏宗亲进一步研究、追溯和释疑。

    湘乡之约
    3 月31日下午,正在省城挂职学习的我,下班后就一直在等车,准备回湘乡赴约。我和客居江西靖安的房兄永强早已约定,壬辰三月,春暖花开,草长莺飞,我们要 一起回湘乡寻根问祖。其时,接到永强的电话,得知他们已到达湘乡,住在华泰酒店。然而,好事多磨,长沙往湘乡的商务车和拼的车,平时多得不得了,随叫随 到,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候,竟然没有,主要是没有湘乡发往长沙的车,自然没有长沙返回湘乡的车了。也难怪,清明小长假来了,个个都是急着往家赶,不到万不得 已,谁还往外跑呢?我和永强电话连线不断,就是不见车来,那种心急如焚,几乎能把整个人都给燃烧了,比任何煎熬都要难受。直到晚上十点,历经四个多小时的 等待,我才坐到姗姗来迟的拼的上,正式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亲 人相见,分外激动。当我到达湘乡时,虽然已是深夜,血浓于水的亲情,让我们忘记了一路的车途劳顿,终于和永强他们见面了。他们一行回来了十多人,都是兴珍 公的后裔,包括永强的父母,妹妹永霞、永彩夫妇,儿子谭军等一大家子,还有永强的堂叔述泉、从堂妹灵芝、从堂弟灵根和堂侄女水清。我除了和永强,以及永强 的父母冬叔叔、冬婶娘,三十多年前曾在老家山枣万贯见过一面,依稀有些印象外,其他都是平生第一次见面。我们拉着家常,更多的是聊着湘乡谭氏的起源、汉文 公房的历史。
    4 月1日早上,永强的堂兄,就是水清的父亲,在潭市镇经商的望龙哥抱着孙子,赶到华泰酒店,和我们碰头会合。我和望龙哥已有十多年没见了,最后一次会面,记 不清那次是在家祖父还是七祖父丧礼上。他是家族里的文化人,家族里每遇丧事,必定由他当账房总管。他当年正值壮年,身材高挑,眉清目秀,温文尔雅,英俊帅 气,让我等兄弟既嫉妒又自豪。然而,此时的望龙哥,头发白了一大半,腰也有些佝偻了。我紧握着他的手,禁不住唏嘘:岁月催人老啊!

    谭氏宗祠
    早 些时候,我从“湘乡家园网”上获悉,毛田镇花亭村有座谭氏宗祠后,几经周折,通过湘乡一中学生彭明志寒假回家时打听,终于欣喜地了解到,里面供奉的正是谭 氏迁湘(乡)始祖宏妙公(官名:丙)。我和永强等同辈兄弟时常说,宏妙公是湘乡谭氏的总发兜根子,我等作为宏妙公的第36代嗣孙,应当进祠堂去拜祭,告慰 先祖在天之灵。
    宗 祠,即为家庙,是供奉祖宗牌位的地方,是祖宗栖息灵魂的圣殿。据家族长辈介绍,湘乡境内以前有数十座谭氏宗祠,其中,谭氏总祠在湘乡街上的夏梓桥,当年因 修东方红小学被拆毁,目前仍有遗址可寻;湖山谭氏汉文公房的宗祠在托塘村托塘祠,后来被地方政府充公改作湖山供销社了。
    早 在明末清初,湖山谭氏支祖汉文公之次孙学禄公(讳继湖)、三孙学寿公(讳少湖)及其后裔,从湖山分迁毛田镇花亭村和双峰泉塘坝塘开枝散叶,后来专门修建了 谭氏宗祠,只是在“文革”中被毁。现在的新宗祠,由学禄公(讳继湖)房子孙捐资重建,建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宗祠为三开三进,在大殿上供奉着谭氏迁湘 (乡)始祖宏妙公的神像。家谱记载:“十九都石塘公屋有公神像,疾病祈祷即愈,有传。”此前,我每每读到这句话时,一直不得其解,甚至于心存疑窦,“疾病 祈祷即愈,”这到底是迷信还是真的有神灵?
    我们怀着虔诚之心,朝圣一般,依次进入宗祠,我在家族史料和历史记载中,穿越时光,走进了湖南谭氏“三进十八宏”时代。
    五 代时,湖南武穆王(楚王)马殷(楚马殷系五代后梁开平元年,公元907年)诏告天下,广征良才壮士,以辅其国。进峰公(名洪,讳希峻,号仰轩,行一郎,唐 昭宗乾宁三年岁次丙辰出生,仕楚,授左领将军,敕朝议大夫)、进鸿公(名道,讳希仪,号云逵,行二郎,唐昭宗光化二年己未岁出生,仕楚,授信勇校尉,敕司 马朝奉大夫)、进颇公(名雍,字希廉,号古塘,又号东溪,行三郎,唐天祜元年甲子岁出生,仕楚,授金吾左殿镇国将军,敕武工大夫)兄弟三人,因文武兼备, 被当地官吏上奏推荐。乾化三年(公元913年)三月,楚王谴派特使专赴茶陵太平园征聘三公,兄弟三人于四月入朝,即被楚王授予重任,由进峰公经管武库;进 鸿公统兵司马;进颇公时年15岁,特别英俊雄伟,授左殿将军。兄弟三人历经五载,勤谨有功,楚王敕进峰公为朝议大夫,封端洁公,仍管武库帑藏;敕进鸿公为 司马朝奉大夫;敕进颇公为武功大夫,金吾左殿镇国将军。
    进 峰公、进鸿公、进颇公,“三进”兄弟共生子十八人,即“十八宏”。父子两代个个是奇才,文能安邦,武能定国;人人皆忠孝,上朝是忠臣,回家是孝子。宏俭公 (讳泰山,行一郎),吏部侍郎;宏赛(讳嵩山,行二郎),刑部大堂;宏仁公(讳名山,行三郎),儒学;宏福(讳天山,行四郎),省粮道;宏义(讳岩山,行 五郎),浙江提督太守;宏德 (又曰宏法,讳崇山,行六郎),饶州陆本正印;宏肇(讳桂山,行七郎),武良候;宏崇(讳勋山,行八郎),儒生奇才;宏广 (讳华山,行九郎),进士;宏益(讳衡山,行十郎),左(丞)相;宏亮(讳昆山,号熙载,行十一郎),礼部大堂;宏妙(讳离山,官名丙,行十二郎),户部 尚书,晚年辞官还乡,潜心行医,遐迩驰名;宏秀 (讳仑山,行十三郎),荆州儒学;宏伸(讳恒山、惠期,号维,行十四郎),都宪尚书;宏智(讳静山、泰安,官名镇主〈圭〉,行十五郎),列定候;宏政(又 曰宏帙,讳时山,行十六郎),知州府;宏韬(讳文山,行十七郎),湖南训导;宏佐(讳梅山,行十八郎),兵部尚书。
    我 在宗祠里面看到墙壁上、梁柱下,挂满了各种还愿的锦旗,以红色为主,也有黄色的,颜色新旧程度不一,旧的已经泛白,新的还很鲜艳;还有悬挂大殿两边或摆放 供桌前的锣、鼓、鼎、钟等物件,抬头要么是“敬献迁湘(乡)始祖谭丙十二郎太公”,要么是“敬献谭氏迁湘(乡)始祖宏妙十二郎太公”,落款署名既有谭姓子 孙,也有周边百姓。在当地的民俗里,举凡被敬为太公者,即菩萨也,要么是天上的神,要么是凡人修炼成仙了。
    我 们跪伏大殿中央,在宏妙公神像前顶礼膜拜。遥想1000多年前,位居户部尚书的宏妙公,可谓位高权重。那个时候的户部,主要掌管全国疆土、田地、户籍、赋 税、俸饷及一切财政事宜,而尚书即部长。他一定是在微服私访或例行巡视中,看到了社会底层更为真实的一面,争城掠地的战火让老百姓民不聊生,而疾病又让老 百姓痛不欲生。他身为户部尚书,既不能为老百姓谋福祉,又不能减轻老百姓的病痛,他陷入一种深深的自责,并被这种自责折磨得寝食难安。于是,他毅然决然辞 去高官厚禄,回到故里,潜心医道。后来,已在湘乡第一都屯落村安居的宏妙公次子全深公,专门回到茶陵故里太平园,恭迎父亲迁徙湘乡。宏妙公在湘乡悬壶济 世,解民于病痛,因此被民众敬为“十二郎太公”。
    据闻,一直以来,甚至时至今日,附近百姓一旦有个三病两痛,无论什么疑难杂症,或者经济困难无钱治病时,只要到十二郎太公神像前进行祷告,便会自然痊愈,并有求必应。如此想来,家谱所载属实。
    我在心里,默默感念祖宗恩德,祈求祖宗润泽后人……

    丙公墓地
    家谱记载,宏妙公葬在沛霖塘。此前,我知道沛霖塘这个名字,是因湘乡谭氏始祖葬于此地。但对于其他则一无所知,既不知道沛霖塘的具体位置,也不知道始祖墓是否尚在?
    宗 祠管委会的几位宗亲告诉我们,宏妙公墓所在的沛霖塘,属于东郊乡新研村,坟墓至今保存完好。同时,翻出一本解放前的雕刻版油印资料,里面所载全是有关宏妙 公墓的内容,包括民国时期湘乡县地方法院的判决书。这份判决书的起因是,国民党军中将谭道源到沛霖塘宏妙公墓前祭祖时,看到有人在墓的周围搭建了猪圈、牛 栏等建筑,十分气愤,便和随从一起拆除猪圈、牛栏。其时,猪圈、牛栏的主人试图阻止,反被谭道源抽了几马鞭。他们为此将谭道源告上法庭,理由是谭道源仗势 欺人,乱拆民房,乱打民众。法庭审理后认为,湘乡谭氏始祖宏妙公的墓已逾千年,而猪圈、牛栏是后来的建筑物,且明显侵占墓地,应当拆除,也不准再在墓地范 围内搭建构筑物、建筑物。
    在 几位宗亲的陪同下,我们来到沛霖塘,穿过几户民居后,看到一座高大的坟墓,巍峨如一座山,墓前是石供桌和拜台。由汉白玉条石和石块镶嵌而成的墓围,以条石 为柱,上面刻着对联;以石块为板,或刻字或配图,简要介绍了宏妙公及湘乡谭氏起源。墓碑尤为醒目,高达两米,宽约八十公分,上面赫然刻着:“迁湘(乡)始 祖谭丙十二郎公墓”。墓后几株青松翠柏高大挺拔,整个坟墓气势恢宏,让人不由自主的肃然起敬。
    宏妙公自迁入湘乡以来,至今1000多年了,已繁衍四十余代,后裔遍及湘乡各地,并有无数分支从湘乡迁徙至湖北、四川、江西、广东、广西、河北、北京、上海、重庆等省市和省内各市州落地生根,开枝散叶。据不完全统计,宏妙公目前仅在湘乡的后裔就有好几万人。




    宏 妙公的第20代嗣孙汉文公,是我湖山谭氏支祖。《峩禄寿三房湖山谭氏墓庐碑记》曰:呜呼!此吾先人邱墓地也!我支祖汉文公当有,明正德时居县治南门太和 坊,子东溪,讳文训,两世卒皆葬是处,曰湖山老屋山,今呼为谭家草坪。训公子三:长冠湖,讳学峩;次继湖,讳学禄;三少湖,讳学寿。均徙湖山。
    据家谱记载,湘乡谭氏自第21世开始,碑刊总祠的合族班序诗为:文学成一鸿(原班序:文光成一鸿),维兆起家声;安邦兴世绪(总祠总谱:绪字易代字),永远定宗盟(总祠总谱:永字易久字)。
    自第41世开始,增续班序诗为:礼义昭先泽,诗书广令名;忠信敦言行,修齐裕治平;崇本基原厚,开来荫益荣;锦堂谋燕翼,继述庆时英。
    湖山,原是一个乡的建制,是湖山谭氏汉文公房的发源地,早些年因行政区划调整,撤乡并镇,并入泉塘镇。汉文公房的子孙,在这里已繁衍二十余代。我和永强是湘乡谭氏第36世,汉文公的第17代嗣孙。
    树有根,水有源。正本清源,我们是茶陵谭氏始祖可奕公的第40代嗣孙。
    《谭氏六修支谱》卷四记载:
    第29世
    起礼四子:家钺,字武扬,行四,文林郎,修建悦来二坊三元彭贞各桥及龙头岭到县城南门石路,均详县志。清乾隆七年壬戌十二月二十四日未时生,年七十六,嘉庆二十三年戊寅四月十八日亥时殁,葬悦来二坊湖山中区仁义桥乔家畲庚山甲向兼申寅,有碑及志。
    配:龙氏,赠孺人,清乾隆四年己未九月初六日午时生,年五十八,嘉庆二年丁巳三月初七日寅时殁,葬潭台十都观贤上区木皮滩水竹冲檀山塘屋后价买欧阳丈界乾山巽向,有碑墓。生子三:声淋,声泮,声涛。女二:长,七姑旌表贞女;次,适陈次元。
    继:丁氏,清乾隆二十年乙亥二月初三日午时生,年七十,道光四年甲申七月初三日午时殁,葬二坊湖山中区柞树坪附先姑陈氏茔左卯山酉向,有碑。
    第30世
    家钺次子:声泮,名泾源,行十,清乾隆三十六年辛卯正月初九日午时生,年七十六,道光二十七年丁未正月初九日午时殁,葬乔家畲,同治十一年壬申四月二十六日改葬八江都乌石塘平头脑,光绪二十二年丙申三月初一日再移水竹冲檀山塘屋后壬山丙向兼亥巳,有碑。
    配:唐氏,清乾隆三十二年丁亥二月初六日戌时生,年八十一,道光二十七年丁未十二月十二日申时殁,葬乔家畲坤山艮向,有志。生子四:安信,安怀,安敦,安富。女二:适太学陈有功,适杨浚川。
    第31世
    声泮四子:安富,字华庭,行十,清嘉庆十二年丁卯十月十八日戌时生,年八十二,光绪十五年己丑八月初九日酉时殁,葬合妻右同向,民国三十年辛巳十一月二十六日改葬二坊湖山中区枫树屋场价买祠公丈界庚山甲向兼申寅,有专志。
    配: 张氏,泰仕女,字修贞,同治壬戌人,最上道路修齐,清嘉庆十二年丁卯正月十二日亥时生,年七十七,光绪九年癸未十一月初三日卯时殁,葬柞树坪甲山庚向兼卯 酉,民国三十年辛巳十一月二十六改葬与夫合冢同向居右,有专志。生子六:邦造,邦连,邦为,邦萱,邦畿,邦众。女一:适蓝翎游击王国亮。
    第32世
    安富五子:邦畿,名清发,字克纯,行十二,蓝翎五品尽先拔补把总,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十一月二十日卯时生,光绪元年十二月初十日辰时殁,享年35岁,葬柞树坪谭姓丈界祖坟卯山酉向;民国三十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改葬枫树塘庚山甲向兼甲寅,有墓碑专志。
    配: 胡氏,文光女,清封宜人,清道光二十三年癸卯三月二十三日寅时生,年七十二,民国四年乙卯三月十五日酉时殁,葬二坊湖山中区郑家坪亥山巳向,民国三十年辛 巳十一月二十六日第四次改葬枫树屋场枫树塘附长妇王氏茔右庚山甲向兼申寅,有专志。生子三:兴璠;兴珍,兼祧胞弟邦众为嗣;兴瑜。女一:适段长庆。
    第33世
    邦畿长子:兴璠,字奂若,行超五,清同治六年丁卯十月十五日午时生,年二十四,光绪十七年辛卯九月二十二日酉时殁,葬郑家坪亥山巳向。
    配:龙氏,缙绅女,清同治四年乙丑七月十六日寅时生,年五十四,民国七年戊午十月二十七日寅时殁,葬合夫右同向。生子二:世勋,世猷。女一:适曹。
    邦畿次子:兴珍,名熙霖,字毅梁,行超六,五品衔,留浙拔补把总,清同治八年己巳九月初一日申时生,年七十六,民国三十三年甲申十月二十二日丑时殁,葬不详。
    配:王氏,日笃女,清同治十二年癸酉九月初三日卯时生,年四十五,民国五年丙辰十二月二十七日亥时殁,葬失考。生子一:世芳。女一:榴樱,适王永桂。
    继:赵氏,芝聚女,邵阳人,清光绪六年庚辰十一月十四日巳时生。
    邦畿三子:兴瑜,字麓仙,行超八,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四月十六日申时生,民国十九年(1930年)十月二十六日寅时殁,享年56岁,葬三坊游马区华盖山(今属山枣镇万贯村公路边组)谭姓丈界祖坟丙山壬向兼午子。
    配:魏氏,长春女,清同治十三年甲戌九月初十日寅时生,年六十九,民国三十一年壬午九月十四日申时殁,葬华盖山谭姓丈界丙山壬向。生子五:世耘;世耔;世耦,殇;世耤;世汉(耒旁,漢字去掉三点水)。女二:清秀,适喻济初;和秀,适潘弗云。
    邦众之子:兴珍,名熙霖,字毅梁,行超六,五品衔,留浙拔补把总,清同治八年己巳九月初一日申时生,年七十六,民国三十三年甲申十月二十二日丑时殁,葬不详。
    配:王氏,日笃女,清同治十二年癸酉九月初三日卯时生,年四十五,民国五年丙辰十二月二十七日亥时殁,葬失考。生子一:世萝。
    我们一到托塘村路口,等候我们多时的族兄建林,特别热情地把我们迎进家里,同时请人到相邻的高梧村,把年已65岁的房兄其生接了过来。
    其生的曾祖父是兴璠公,望龙、永强、灵根的曾祖父是兴珍公,我的曾祖父是兴瑜公。换言之,我们是邦畿公(名清发,讳克纯)的第4代嫡孙。三房的曾孙辈,虽然没有到齐,但各房都有代表并聚在一起,尚是首次。
    我们在其生、建林二兄的向引领下,专门到桥湾村的三处祖坟进行了祭拜,了解了家史,增长了见识。
    —— 柿子山,这里不是单一的单人墓或双人合葬墓,而是一块长方型的墓,可能有三四十个平方,其生哥说里面埋葬了湖山谭氏的多位祖先,可以肯定的一位是湘乡谭氏 第29世家钺公(讳武扬)。他还告诉我们,据家族长者介绍,上世纪七十年代“农业学大寨”时,葬有湖山谭氏历代先祖的谭家草坪、香草坪、柞树坪等祖坟,都 被开荒挖地,先祖遗骸大多迁葬于柿子山,其中可能包括湘乡谭氏第20世、湖山谭氏支祖汉文公,支祖妣钱氏夫人;湘乡谭氏第21世、湖山谭氏二世祖文训公 (讳教南,号东溪),二世祖妣陈氏夫人。
    —— 大水塘,这里和柿子山的格局有些差不多,只是面积要小些,所谓大水塘,实际上已不再是塘,而变成了一丘水田。其生哥说这里安葬着我们的高祖——邦畿公(名 清发,讳克纯),以及邦畿公的兄弟。后来,我仔细研读《谭氏六修支谱》,一是发现大水塘原来不叫大水塘,而是叫枫树塘,也不知什么时候、为什么原因改叫大 水塘了。二是这里不仅安葬着邦畿公的兄弟,而且安葬着邦畿公的父亲——安富公(讳华庭),母亲张氏夫人。
    据谱书记载,安葬在这里的先辈是父子两代,共计8位。分别是:
    第31世的2人,即:安富公(讳华庭),妣张氏夫人。
    第32世的6人,即:
    安富公长子邦造公(讳青岚)的王氏夫人。
    安富公次子邦连公(名长胜,讳海滨),花翎简放总兵,管带老湘军凯字营,葬于陕西西安府渭南县寒家堡营次,未能归骨,葬衣冠枫树屋场枫树塘附胞弟邦畿茔左庚山甲向兼甲寅。
    安富公三子邦为公(讳长春),花翎副将,帮带楚军某营,同治四年乙丑四月二十二日在福建汀洲府永定县南城外蜡射坳随丁副统长胜殉难,未能归骨,葬衣冠枫树屋场枫树附胞兄邦连茔庚山甲向兼申寅。
    安富公四子邦萱公(讳长友)。
    安富公五子邦畿公(名清发,讳克纯)和胡氏夫人。
    从此处墓葬看,至少可以证明一个问题,就是在湘军里面,有那么一支不可忽略的谭家军。如邦连公、邦为公兄弟二人,一个是花翎简放总兵,管带老湘军凯字营;一个是花翎副将,帮带楚军某营。
    另 据家谱记载,安富公的长兄安信公(讳华堂),生子一:邦忽。女三:长,适陈均九;次,适赠右都御史衔福建按察使、谥忠毅张运兰;三,适贺俊彦。湘乡籍湘军 研究专家李超平先生叹曰:“张运兰在湘军里面属于重量级的领军人物,深得曾国藩倚重,曾分统老湘军,想不到还是你们谭家的女婿!”他据此研究判断,谭家军 主要跟随官至福建按察使的湘军大将张运兰征战各地,并涌现了不少主力战将。
    —— 郑家坪,这里安葬着其生哥的曾祖父兴璠公(讳奂若),曾祖母龙氏夫人。在一片菜地里,高高地凸起一座坟,很大,也很醒目。可惜的是,墓围已被人在长期的耕 作中慢慢蚕食,四周露出了合墓时灌筑的三合土,既坚硬如石,又沧桑无比。我的心里,突然感觉被眼前的三合土刮过,像被什么钝器刮过一样,有种拉锯般的痛, 从心底弥漫,一直传遍我的全身……
    我们在兴璠公(讳奂若)墓前祭拜完毕,天色渐晚,行走不便,加之我们奔波劳累一天,明显感觉体力不支,于是只好决定结束当天的祭祀活动。
    离 开湖山,我们依依不舍,一个个步履沉重缓慢。仿佛置身于一个肃穆空寂的旷野之中,我们聆听到湖山的心跳。我们很多先辈埋葬在湖山,融入了湖山,我们正踩着 岁月的长河,穿越上千年的时光隧道,与先辈们相遇在这故乡的土地。我们在心里默念,列祖列宗啊,我等后世子孙从异地他乡专程回来祭祖,给先辈扫墓、挂清, 因时间紧迫,只是选择了有代表性的几处祖坟,难免挂一漏万,不敬之处,尚望列祖列宗谅解!

    梅桥寻祖
    我 们在梅桥镇茶佩村张公桥组,找到当地一位长者,带我们去一个叫肖家冲的地方,祭扫兴珍公(讳毅梁)墓。据家谱记载,兴珍公葬地不详。年幼在湘乡老家时,我 偶尔听家族长者说过,一位先辈葬在肖家冲,但记不起到底葬的是谁。此时,我脑海里顿时明朗清晰起来,肖家冲葬的是毅梁公,就是永强的曾祖父兴珍公、曾祖母 王氏夫人。
    此 前,由于年代久远,路途遥远,加上知道墓地的长辈相继离世等多种因素,致使永强他们一直不知道曾祖父兴珍公墓地的具体位置,也一直在努力打听,多方寻找。 直至清明前夕,兴珍公之孙、永强的堂叔——述泉,就是满叔叔,通过一位姻亲走访当地村民,终于查证了兴珍公墓地的具体位置,并受他们之托对墓地进行了修 缮。此时此刻,作为兴珍公嫡孙的冬叔叔、冬婶娘和满叔叔带着子侄、儿孙永强、望龙、灵根和谭军等后辈子孙,加上我这个兴珍公的侄曾孙一行十余人,终于来到 了兴珍公的墓前祭祀先祖。
    兴 珍公墓位于一座山头上,坟墓已经修缮一新,墓围正中镶嵌的麻石碑是原物,上面赫然雕刻着“谭公毅梁、谭母王氏之墓”,清晰可辨。兴珍公,讳毅梁,也就是名 字。我们依次拜倒在兴珍公墓前,虔诚点燃也许已停息数十年的香火;作为后世子孙,在愧对先祖的同时,更为欣慰的是,终于找到了埋葬先祖的灵墓。我当时很想 问一问远在天堂的伯曾祖兴珍公,您的孙子、曾孙、玄孙、来孙们,正虔诚叩拜您,您是否要交待点什么家训呢?
    在 茶佩村高家嘴组,我们祭拜了兴珍公继妣赵氏夫人、永强的从堂弟灵根之母方氏夫人。据冬叔叔回忆,赵氏夫人嫁入谭家,成为兴珍公继室后,虽然没有生下一男半 女,但视兴珍公的儿女若己出,对他们这些孙子更是疼爱有加。冬叔叔、冬婶娘和满叔叔跪在这位继祖母墓前,长呼不止:“奶奶,嗯南嘎(湘乡方言,您的意思) 的孙子带着子侄晚辈,祭拜嗯南嘎来了!”我等后辈听着如此深情呼唤,也不由自主的动容落泪……
    灵 芝、灵根姐弟的生母方氏夫人,是满叔叔述泉的嫂子,我的从堂伯娘。在方氏夫人墓前,满叔叔述泉说嫂嫂和大哥绪清(字劭泉)结婚后,开始生了好几个孩子,但 都早早夭折了,直到后来生了灵芝、灵根姐弟,寄送冬叔叔、冬婶娘做干女、干儿,灵芝、灵根姐弟才得以健康成长。可惜的是,我这位从堂伯娘等不到灵芝、灵根 姐弟长大成人,便英年早逝。“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或许有一定道理,灵芝、灵根姐弟虽然少年丧母,但特别勤奋和上进,先是随祖父世芳(讳尉柏)、父亲绪清 (字劭泉)移居江西靖安,早些年辗转广州发展,历经多年的摔打摸爬和不懈努力,现在已经成为有一定影响和势力的民营企业家。我想我这位从堂伯娘,看到灵 芝、灵根姐弟现今如此成功,一定会含笑九泉。
    然后,我们驱车山枣镇厚峰村红碧塘组,祭拜了永强的祖父世萝公(讳荫松),祖母陈氏夫人;望龙的父亲绪进公(讳益业),母亲冯氏夫人,以及望龙的弟弟永贵(讳望彪)。

    万贯祭祖
    华 盖山,在山枣镇万贯村公路边组。据家谱记载,这是我湘乡谭氏坟山之一,当年可是花了银子买的。这里埋葬了我的曾祖父兴瑜公(讳麓仙),曾祖母魏氏夫人;七 祖父世耤公(讳卓中),七祖母贺氏夫人;祖父世汉(耒旁,漢字去掉三点水)公(讳阳东),祖母陈氏夫人;以及堂伯父绪熹公(讳云谷)。
    我 自1985年2月离开湘乡,远赴湘西工作以来,每次回到老家,回到湘乡,无论什么事,也无论什么时候,第一件事是到华盖山祭祖。当然,以前只是祭拜曾祖父 兴瑜公(讳麓仙),曾祖母魏氏夫人。后来,随着七祖父世耤公(讳卓中)、七祖母贺氏夫人,祖父世汉(耒旁,漢字去掉三点水)公(讳阳东)、祖母陈氏夫人, 年届古稀,相继离世,祭拜的祖墓便多了。
    清 朝末期,年青的兴瑜公怀着既成家就要立业的理想,在当时“隔河千里”的交通条件下,从湖山老家过河渡水,跨过涟水河,来到与湖山隔河相望的万贯,在古老的 (湘)潭宝(庆)官道(现潭邵公路)边,搭起一个简易的亭子,干起了手工制作油纸伞的营生,方便南来北往的客商、行人在路上遮阳挡雨。兴瑜公的伞坊因物美 价廉越做越大,厂房沿路修了一大排,万贯亭因而成了一条街,工人也是越雇越多,多达数十人。从这里手工制作出来的油纸竹骨雨伞,特别畅销,沿涟水,进湘 江,经洞庭,入汉口,远销全国各地。“万贯亭的伞”,在晚清和民国年间享有盛名,因而记入了当时的湘乡县志。
    我 祖父世汉(耒旁,漢字去掉三点水)公(讳阳东)幼年时便入伞坊,从学徒做起,掌握了做伞的全部工艺流程和制作技术。我的曾祖父去世后,我祖父子承父业,接 管了整个伞坊,而七祖父只管安心做官,当好他的保长。因此,在划分阶级成分的时候,我家被定为“手工业资本家”。好些年以前,填写家庭出身的时候,我有些 羞于当着大家的面填写,也害怕说出这个家庭成分,似乎我祖上真的剥削了劳动人民,心里特别愧疚一样。
    我祖父是文盲,而七祖父却满腹经纶,祖父原本另有三个哥哥,因英年早逝,他们的具体情况,已是无从知道。我始终想不通的是,当年曾祖父究竟出于什么想法,不送最细的满崽读书呢?
    我祖父后来时常回忆说,他一生就是吃了没读书的亏。正因为如此,他一直坚持送我父亲、叔叔上学读书,哪怕是复读也要去。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我父亲成为建国后万贯村考出去的两名大中专生之一。对此,祖父一直津津乐道,他认为这是他一生中最英明的决策、最成功的事情。
    清时时节,我和兴珍公的后裔,一起来到华盖山,感念先祖恩德。我想,这便是“打断骨头连着筋”吧!

    潭市醉酒
    那天晚上,我们告别湖山,去望龙哥家里食宿时,建林哥提来一壶米酒,送到我手里,说是他自己蒸的,让我们晚上品尝。我们一到潭市镇街上望龙哥家里,热情好客、贤慧能干的嫂子就吆喝着儿媳、女儿一道端茶送水,摆酒上菜。整整两大桌,场面很是热闹,气氛很是热烈。
    这 样的场面,加上酒的作用,突然触动了我某根脆弱的神经,我想到其生哥的叔叔——涛泉三爷。家谱如此记载:世勋三子:绪涛,字涛泉,行成三,民国七年(公元 1918年)戊午七月初一日辰时生。他对我一直是关爱有加,并寄予厚望,当我少年时期尚在湘乡老家启蒙时,他便教我看家谱、识家谱,说家族的历史和掌故, 使我粗略懂得了一些家史。这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去世后,葬于自己屋前的坪场,因其儿子寄成哥亦是六十有余,且退休后定居湘乡城里,因此在三娘相继去世后,他 们在高梧的房子便闲置了,而二老的合葬墓巍然屹立在屋前坪场。然而,有人竟胆大包天,大逆不道,伤天害理,炸了涛泉三爷的坟墓!
    呜呼!想我涛泉三爷以一米八多的魁梧身材,顶天立地,一生行得正、坐得稳,刚正不阿,光明磊落;想我三娘一生温良恭俭,与世无争,与人为善,走路都怕踩死蚂蚁的人,竟然在百年之后还遭此大难!
    “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对于那个炸坟的阴险小人,我不想多说什么,因为我相信天地之间自有浩然正气,只要假以时日,必定会收了这个天理难容的“扁毛畜生!”
    我 在湘西惊闻此事后,极为震惊,极为愤怒,极为悲伤,极为愧疚,却又深感鞭长莫及,甚是无助。但此事成为一根深深扎在我心里的刺,拔又拔不掉,时常折磨着 我,让我心痛不已。面对永强他们这些同祖共宗的亲人,我趁着醉意,再一次撕开这道伤口,把我所知的一切,原原本本告诉了他们。
    后来,永霞告诉我,开始的时候我是边说边流泪,到后来便是嚎啕大哭了。对于这次哭泣,我没有一点印象,也许某些情感埋藏太深,压抑太久,突然有了宣泄的对象和环境,无论大哭或大笑,都如决堤的海,飞流直下,痛快淋漓,正所谓“酒不醉人自醉”吧。

    我 们永远不会忘记!2012年的清明节,我们回到了家乡,回到了湘乡,回到了我们祖先曾经生活、如今长眠的地方。两天时间,虽然有些短,可我们在一起笑,是 因为激动,因为欣慰;我们在一起哭,是因为艰辛,因为痛心。从城市到农村,走遍了差不多半个湘乡,沿途风景尽收眼底,我们在感叹家乡面貌发生翻天覆地的巨 大变化的同时,更为这一路的寻根、问祖,为更清晰地理清了湘乡谭氏的起源和脉络,而久久不能平静。
    作为湘乡谭氏子孙,我们无不自豪!
    我突然想起了著名诗人艾青那句诗,竟然如此全面、真实地表达了我们对于家乡湘乡以及湘乡谭氏的感情:“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4中华谭氏八桂网

联系电话(传真):0771-2089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