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地址:广西南宁市民族大道131号航洋国际城2号楼1201室

    电话:0771-2089119

    传真:0771-2089119

    邮箱:2990858180@qq.com


我的会计“老师”
2015-9-1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4163          作者:谭万成
  •         我们江苏省新沂市的这个谭庄,30多户人家,出了十几个教师。一时间,传为佳话。
    1960年代出生的时候,我们村子家家都很穷。但是,虽穷,从小我们就完全沐浴在浓浓的文化气氛中:我的大祖父,是个念书、讲文的高手。几乎是每天晚上,他的门前都聚集了很多的族人,听他“念书”,他边念边讲,无非是扬善贬恶,劝人上进之类的书籍。可是直到我走出家乡,到外面求学,才知道,他居然大字不会写一个字,是个“半文盲”,这让我极为震惊。
           后来,听到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小的时候家里穷,读不起书,可是偏偏爱学,好学,渴望识字“读”书。于是,就偷偷跟人学,一天学一个字,日积月累,就慢慢会读了。他非常器重我,常常跟我交流“谈心”。我记家谱,就是他一字一句的教的。
    我记得很清楚,他说,我们的老家在泇口,老祖宗是从那里迁过来的,等将来有空了,我得“回去”看看。
           终因条件有限,一生未能成行。
           我的祖父,是个算账能手。简单的,他随口报出,分毫不差;多一点、难一点的,就用土坷垃或者碎石头在地上摆成“算盘”,什么加减乘除,什么“退一还一”,再复杂的账,对他来说都易如反掌。直到90多岁离世,他的脑子也极快、极其清楚。
    只可惜,再会算账,由于斗大字不识一个,人又本分,一辈子穷得叮当响。用现在的角度分析,可能是没有文化,大大的限制了他的发展。
    他走的那年,极罕见的病了。由于我在上海工作,离家也有600公里,只能是得知他身体不好,才偷闲回来探望,来去匆匆。那时大家还很穷,我回来一看,祖父果然病得不轻,眼睛、嘴深深的瘪在里面,可能是用激素,他的脸居然红红的,声音有点激昂的成分,见到我,突然非常兴奋起来,半自言自语的说,“我这就很满足,敢问怎么的?我孙子上大学,在哪工作?在上海工作。谁能有我这个样?”。他这样反复的念叨,眼睛看着远方,而不再看周围的人。
          小叔把握拽到一旁告诉我,医生讲了,肺坏了,做多能活两三个月。
    我猛地感到非常难过,其实以前,他不善言谈,我又极不安分。所以虽然是长子长孙,我们的交集和交流是很少很少的,13岁离开家乡求学,见到的机会就更少了。由于勤劳,即使偶尔碰到,也是他下地劳动的路上或田间,简单的打个招呼而已,对我的事情,他很少“关心”。可能是农活繁重,无力兼顾,也可能是非常信任我的父亲,甚至是非常信任我。一直去世前几年,他还在田里不停地劳作。
           那时,我刚刚有一点钱,此刻,见他无可奈何的蹲在病床上,不知该跟他说些什么,我默默地看着他,从包里拿出所有的钱——900块,心想,也许,这个能给他带来一点微不足道的“快乐”。
           见到这么“多”钱,他立即睁大眼睛,说,“不要不要,我要这么多钱做什么?”
    最终,他确实老了,而且也病了,礼让几下,只好乖顺的收下了,也许是很少见到这么多钱,而且,也可能是孙子给的这么多钱,他显然很重视,始终捏在手里。
    后来,听我的五叔说,那天,他把你给的900块钱,反过来调过去,数了很多遍。
    高考的时候,还是1980年代,我的理科成绩也很好,在县一中,应该也是名列前茅吧。可是我听说,报会计必须学文科,所以我毫不犹豫的报了文科,很多人不解。我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坚决,现在看来,也许就是命运的安排,或者血液中,流淌着世代流传的会计因子吧。
          我坚决的认为:我的祖父,他是我的会计老师。
相关文章
  • 暂无信息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4中华谭氏八桂网

联系电话(传真):0771-2089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