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地址:广西南宁市民族大道131号航洋国际城2号楼1201室

    电话:0771-2089119

    传真:0771-2089119

    邮箱:2990858180@qq.com


谭肇康:挺身而出安葬七十二烈士
2014-9-2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3182          作者:未知
  • 在辛亥革命史上,谭肇康和少数几位革命友人一样,做的是不为人知的幕后筹饷工作。尽管在商界闯出一片天地,但他对自己很孤寒,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为辛亥革命筹款却不遗余力。



     (谭肇康像)
      最值得一提的是,这位低调的民主革命者,在黄花岗起义后,不顾生死,挺身而出,为曝尸街头的72位烈士收尸并妥善安葬他们的忠魂。
      激情岁月
      A 从打杂劳工到蜚声香港建筑业
      谭肇康的嫡孙谭永廉告诉记者,谭肇康并非出生于小康之家,而是穷苦人家。年幼时,父亲去世,家境贫困。自年少起,谭肇康为了养家糊口,四处奔波讨生活,历尽艰辛。
      谭永廉说,1890年,15岁的谭肇康去香港打杂,因为出生于传统的农村,谭肇康几年后回乡娶同村一女子为妻。婚后,为了能多挣点钱养家,爷爷和乡人去加拿大做劳工。
      两年后,谭肇康回到香港半工半读,学会了一些英语。再过两年,谭肇康和一帮朋友去大连一家俄罗斯建筑公司做学徒。



    (谭肇康铜像)


      辗转多年,四处奔波,谭肇康目的只有一个:挣钱养家。
      两三年后,就在他大儿子八九岁的时候,家乡发生了一场瘟疫,两天之内,谭肇康的妈妈、发妻以及大儿子命丧黄泉。
      二儿子即谭永廉的父亲当时6个月大,侥幸逃过一劫。家人急急给身处大连的谭肇康去信,收到信后,谭肇康以为全家人都死了,悲痛万分,心想着自己生活不易,心中已是孤独无依,于是想自杀。
      被同行的朋友极力相劝,谭肇康回到家乡安葬家人。三位亲人离去,但活下来的儿子需要抚养,生活还得继续。
      谭肇康将二儿子托付给其他兄弟照顾后,回到香港一家建筑公司继续打工,寄钱回乡。因为谭肇康学过英语,这在当时英国殖民地的香港成了工作中最大的优势。他接了很多工程,挣下了一些钱。
      之后,谭肇康自立门户,更专心于研究建筑业务,专业水平日益精湛。旗下的永利、裕利建筑公司在香港逐渐打响了名声。
      多年来,在建筑界,由谭肇康设计、承建的香港公、私工程数不胜数。香港中区船政公署、黄泥涌帮办楼、植物公园地下蓄水池、铜锣湾填海等等,都由谭肇康负责绘图设计,其中多项工程由于管理以及工料较佳,并提早竣工而得到巨额奖金。
      B 挺身而出安葬烈士遗体
      闯荡商界多年,终于在香港立足的谭肇康在性格上形成了一个鲜明的特点:讲道义。这让他不论是做人还是做事,都受到了朋友或者业界的赞许,享有一定的江湖声誉。
      很快,谭肇康在友人胡汉民的影响下,加入同盟会。学者温华湛一篇文章里提到,190710月,同盟会南方支部在香港成立,革命宣传深入人心。看到清政府如此昏庸腐败,谭肇康受身边朋友的影响,加入同盟会。他和杨西岩、林护、余斌臣等人被孙中山委任为香港筹饷局委员。在筹饷局内,谭肇康负责保管、稽核、会计等工作。


    (此为谭永廉,谭肇康之孙,其身后是谭永廉给爷爷的画像)

      谭肇康参与杨西岩等人的筹款活动,得款数百万元,因而多次受到孙中山的接见和鼓励,被任命为广东都督府实业司建筑工程师,并由该司司长介绍加入中华工程师学会。
      根据《新会县志》的记载,民国肇造,广东军政府大都督胡汉民,奉孙中山命任谭肇康为财政名誉员,负责在港筹款及制订捐款奖励章程,并为参议员。
      用谭永廉的话说,爷爷主要是做幕后工作,不抓枪。这在相对开放的香港来说,爷爷的革命工作并没有想像中那样危险。
      然后,正是这一位不张扬的人,在关键时候挺身而出,做了其他人不敢做的事情。
      1911年,·二九广州起义失败后,72位壮士牺牲,当时曝尸街头,包括亲友在内,都不敢现身出来收尸。这时,谭肇康站出来,以香港商人的身份来到广州收尸,并筹款和画家潘达薇在广州东郊外的黄花岗公园建造七十二烈士坟场,妥善安葬烈士忠魂。
      这是谭肇康在辛亥革命中除了筹饷之后做的最轰动的事情。
      谭永廉说,后来潘达薇被捕入狱,在狱中咬破手指,用血画下了10幅观音像,其中一幅送给了谭肇康作为纪念此事,至今这幅画还挂在家中。
      C 为革命作贡献不求回报
      和其他人不同,为辛亥革命作出了贡献的谭肇康并不求任何回报,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奋斗目标,并在大潮中急流勇退。
      广州独立后,1912年,胡汉民组建政府,并推举谭肇康出主新会及江门市政局事。对此,谭肇康婉言谢绝。理由很简单:自己不是做官的料。说到做到,谭肇康继续回到香港经营自己的事业,不再过问。
      对于友人的高风亮节,胡汉民作诗时与高人商出处,不从文士角词峰赠与谭肇康。如今,这首诗仍挂在谭永廉家中。
      远离仕途,但谭肇康并没有因此而结束他的革命工作。相反,他和其他民族革命者一样,一声不吭地继续着幕后的筹饷工作。
      1917年,孙中山在广州组织护法军政府,谭肇康和杨西岩等人在两天之内筹款六七十万元,支持广东革命政权。
      为了表彰谭肇康在辛亥革命中所作出的贡献,军政府除颁发给他特级一等勋章二枚之外,还在广州越秀山畔镇海楼旁建石坊,以纪念他在辛亥革命中所作出的贡献。后来,日寇侵华时石坊被毁。抗日战争胜利后,政府拨款改建成纪念亭。
      故地寻访
      A 家乡无人不知谭肇康
      时年技校、肇康市场、上凌村肇康路、时年小学……在新会,以谭肇康命名的建筑屡见不鲜。这些建筑,大多数是谭永廉以爷爷的名义为家乡所作的贡献。近日,廉叔回到新会探亲,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在更多乡人的眼里,谭肇康是一位善长仁翁、历史上的民主革命者,而在嫡孙谭永廉眼里,爷爷是一位厚人薄己的人,严于律己,宽于对人。
      在廉叔位于会城的家中,满屋子挂的都是谭肇康的油画像。
      在廉叔的热情带领下,我们来到双水镇上凌村。提到谭肇康或者廉叔,乡人无人不知。
      谭肇康是大慈善家,阔别家乡多年,却从来没有忘记过家乡,心里装着乡亲。你来我们村走一圈就知道。上凌村时年小学一位老师告诉记者。
      从村里的水泥路到自来水厂,从小学、中学到村委会,处处都留下肇康或者时年二字。廉叔说,多年来,谭家给上凌村以及会城地区捐资建设的总价值超过4000万元。
      这些建筑,大多数是廉叔以爷爷的名义捐建的,爷爷一直有这些想法,我在帮助他完成遗愿。
      和爷爷谭肇康一样,廉叔出生于双水镇上凌村。因此,廉叔和爷爷一样,对家乡装着浓浓的深情。6岁左右去香港读小学,10多岁时回到新会读初中,后来继续回香港读高中、大学。学有所成后,廉叔去马来西亚谋生。在香港生活多年,廉叔一直和爷爷同住一个屋檐下。
      廉叔的爸爸是谭肇康的二儿子,因为大儿子去世得早,谭肇康对二儿子尤其宠爱,甚至到了溺爱的程度。
      我爸爸一直生活在上凌村,由家里的亲戚带大,爷爷在外面谋生活,一直顾不上照顾爸爸,能做的,就是每个月都寄钱回来给爸爸。因为大伯去世得早,爷爷对爸爸异常宠爱,寄回的钱任爸爸花。无人敢管的爸爸成了一个纨绔子弟,后来,爸爸在40多岁时因病去世。廉叔说,可能是从爸爸身上看到了宠爱教育的恶果,爷爷对他的管教极其严格,同时也深深地影响了他后来的人生道路。
      我记得三四岁的时候,全家人一起吃饭,我突然很想吃豆腐捞饭,于是哭闹着非吃不可。爷爷一听,火冒三丈,认为我浪费家里的粮食,揍了我一顿。廉叔说,在爷爷那里,他和爸爸的境遇完全不同,爷爷几乎不给我零花钱,上了大学,我要去做兼职挣钱花。
      B 造福家乡源自爷爷教诲
      虽然谭肇康在香港是建造业商会的会长,并已在香港商界打拼出一定的地位,但在生活上,谭肇康吃穿专挑便宜货,从来都舍不得在自己身上花钱。
      在我们家里人看来,爷爷很节省,他在香港有实业,也有地位,家里还请了工人。可是,爷爷经常自己去市场买菜,而且专买便宜的菜。廉叔说,没有人会想到,对自己如此孤寒的人,对辛亥革命事业却不遗余力,捐钱捐物从不手软。
      爷爷多次和我说辛亥革命的故事,对于他在辛亥革命中所作出的工作,他认为自己为国家出了力,做得很值。廉叔说。
      也许是爷爷严厉的教育,廉叔读完大学后,独自去马来西亚谋生,最终靠自己的能力闯出了一片天地。
      事业有成后,廉叔谨记爷爷的教诲,为家乡多次捐建,建小学、建中学、为村民修路,为村委会盖楼……
      爷爷临终前对我说,让我挑起家庭的重任,对家乡要心存感恩之心。我不会忘记爷爷对我的教诲,我也会遵照爷爷的遗愿完成他的心愿。廉叔说。
      学界述评
      新会区方志办副主任、
      中国炎黄文化出版社特约编审赵茂松:
      为谭肇康大无畏精神所震撼
       香港建筑商谭肇康,由于从小受家庭教育和岳飞、文天祥、史可法等忠臣烈士事迹的影响,年少便立下报国之志。青年时期因目睹清廷昏庸腐败,愤然响应孙中山 号召,加入中国同盟会,被孙中山委任为中国同盟会香港筹饷局委员。谭肇康不辱使命,为孙中山发动或领导镇南关起义、云南河口起义、广州起义、武昌起义等辛 亥革命活动筹集经费,为此,他多次受到孙中山的接见和鼓励,更被胡汉民称为民族贞士、革命完人。
      更难能可贵的是,谭肇康敢冒被清廷杀头诛族之险,与林护、潘达薇等人收殓安葬在广州起义牺牲的七十二烈士。1911329日广州起义失败后,徐佩旒、劳培等参加起义牺牲的七十二烈士暴尸街市,逼于清廷淫威和恐受乱党株 连,烈士的亲友也不敢前往认领遗体。时值南方春夏之交,气温高湿度大,烈士遗体很快便腐臭,烈士英魂不得安息。广州党人潘达薇虽多方设法筹办收殓事宜,但 因不便露面,遂邀请谭肇康来穗出面处理。谭肇康获悉后,即与林护等人,冒死前往广州,以港商的身份出面与清廷当局交涉,出钱出力,终于将七十二烈士遗体安 葬在广州黄花岗。
      今天,我们在瞻仰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园、缅怀为民族捐躯的辛亥革命烈士的同时,联想到谭肇康等人冒死收殓的义举,心灵深处难道不被他们当年的那种大无畏精神所震撼和折服吗?
      相关链接
      谭肇康(1875—1961),曾用名时年、永安、永年,广东新会双水上凌冲人。出身世代书香家庭,少年时醉心绘画,喜爱工程。青年时在香港圣保罗书院肆业。后往大连攻读建筑工程,曾在大连船坞当工程师、大连工务局、天津马厂工务局监工。清光绪末年(1908)回 香港,任香港工务司署监工,后在生利建造公司任监工兼英文书记。谭肇康以精湛的技术承建大量工程而获利,后独资创办永利建造公司,业务大发展。又和伍华创 办裕利建造公司,谭肇康任司理。与邑人林护创办的联益建造公司皆扩充经营至内地,在广州等地设立分公司,承建大量工程,饮誉省港建筑界。
      1920年,香港建造商会成立,谭肇康是创办人之一,被推举为司理、会长。1922年当选为主席。他热心社会公益事业,1932年先后任东华医院总理、保良局首席总理。1933年初亲率同人沿门募捐,得款20余万元支援淞沪抗日的十九路军。1936年香港筹建工业学院,谭被聘为义务监督员。此外,他还担任香港谭氏宗亲会、四邑工商总会、五邑工程总会名誉会长。他关心家乡文化事业,曾在上凌建成光超书室并邀国民党元老邹鲁题字。
      谭肇康曾主编《香港五十年工程回忆录》、《中国辛亥革命回忆录》等书,并刊行于世。
      文/图本报记者冯瑶君通讯员陈文卓
      总策划:谭乐生、钟筱村
      统筹:傅健、李夕菲
      顾问:中山大学历史学系教授林家有暨南大学华侨华人研究院副院长张应龙五邑大学教授张运华中国华侨历史学会理事、江门市华侨历史学会副会长梅伟强五邑大学教授张国雄。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4中华谭氏八桂网

联系电话(传真):0771-2089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