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地址:广西南宁市民族大道131号航洋国际城2号楼1201室

    电话:0771-2089119

    传真:0771-2089119

    邮箱:2990858180@qq.com
关于谭氏 | 谭姓的确立(三)
2016-12-1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1532          作者:谭雨明
  •       由于齐国所享有的特殊权利和地位,所以自开国后一直较为强盛。春秋无义战,齐自襄公十一年始,齐鲁二百余年,战事达十八次之多。自春秋始,周室衰,齐国野心日大,假于周而开始向外扩张,鲁成公二年春,齐顷公攻打鲁国,后乘胜又攻卫国,于是鲁、卫、晋三国联军抗齐,六月战于谭国西境靡笄(今山东长清县境)齐将逞狂,三年战于谭境鞍(今济南历城县境),齐军娇,大败,顷公险被俘,齐带着从纪国抢夺来的玉器,去向晋军求和,晋允。齐至襄公时,扩张之心日甚,曾挟宋、鲁、陈、蔡四国攻卫,周庄王发兵救卫,亦败。襄公怕周王兴师问罪,派连称,管至父为将守边,襄公时,娇奢淫逸,蔑伦悖理,连年用兵、赎武殃民。襄公勇捍残忍,嗣守大国,侈然有图伯之心。至使齐、国无宁日,民无安时,襄公十一年十二月,公孙无知弑君自立。初襄公为太子时,常与群弟斗,待及位,弟无知、子纠、小白亦早怀篡弑之心,情败,子纠小白恐祸及外逃。襄公十一年冬月,公子小白与师傅鲍叔牙避祸及谭,谭君避嫌,不干预齐政,后鲍带小白逃至莒国(今山东莒县,小白母卫女也)。公子纠也与师傅管仲逃至鲁国(今山东曲阜,纠母鲁女也)。十二月,齐内乱,无知弑君自立,不久齐庸廪杀无知。子纠小白争先回国为君,管仲一面护送公子纠回齐国,一面带兵去阻拦小白,不让他抢在前头。管仲兵在半路上拦住了小白和鲍叔牙的车队,劝他退回莒国,他们不肯。管一箭把小白射倒,转身就跑,管以为小白已死,便不慌不忙,送子纠继续向齐国进发。不料小白当时虽被射倒,而只是射中带钩,诈死以误管仲。鲍叫大家抄小路飞奔回国,终于先到齐都,小白自立为君,即齐桓公。等子纠六日至齐城下,时已晚。桓公当即调兵把子纠和管仲一行人马打退。大军进逼鲁,鲁迎战,结果大败。秋齐与鲁战于乾时,鲁兵败,桓公要鲁杀死子纠,交出管仲,方肯罢休。鲁无奈,只得杀了公子纠,把管仲也逮捕起来,装上囚车,交给齐使者。管一到齐,鲍叔牙来迎,鲍力荐管仲与桓公,任之为国相。管仲,为齐良相,劝桓公内修齐政,兴渔盐之利。当时对外为了争夺霸权,提出了尊王攘夷的外交策略,以此来恢复齐国的声誉。使齐之国力日强,成为一代显赫的霸主。然桓公娇淫之风不减其弟,暴虐奢侈晚年犹甚,国人十分不满,周边国家受其欺侮,积怨已久,管仲死,桓公又未纳其临终之谏,任竖刀、易牙、开方为政,霸业逐衰。死后五子争位,竞至尸虫流出于户。可怜春秋五霸之首,不得善终。

        齐桓公之初,天下诸候,南有强楚,北有强燕,西有秦晋,疆土宽广,武力雄厚。再看中原,大国诸候,齐、鲁、郑、宋、卫;中小国诸候,陈、蔡、邢、谭、遂、莒、杞。这些诸候国,势力均在伯仲之间。桓公当权,仗恃武力称霸诸候,穷兵赎武,四处征伐,较襄公时有过之而无不及。时中原以东,齐国的主要对手就是其南部的鲁国。桓公二年春,齐国发动了兼并鲁国的战争,即历史上有名的以弱胜强的长勺之战。谭齐边境的长白山之阳则成了齐国西侵的必经之路(春秋齐鲁之战多交于谭境西南,即今长清一带)。时齐派鲍叔牙率军攻鲁,鲁用曹刿,当齐军进入长勺时(今山东莱芫东北),鲁军反攻,齐军大败而逃。这次战争使齐桓公执政以来的霸主之梦第一次受到严重打击。扩张之图未能立即实现。同年五月,齐又挟宋两军联合攻鲁,宋泯公很不情愿,齐军进至郎(今山东衮州西北),鲁公子偃侦知宋军战斗力较差,且无征战之心,建议先攻宋军。庄公不许,公子偃即私自率鲁军出南门进攻宋军,庄公得知,怕偃军失利,亦率鲁军随后,鲁宋两军在乘丘(今山东衮州东)交战,宋军败退,齐军见宋军败,不战而退。

        《史记•齐太公世家》:“(齐桓公)二年,伐灭郯,郯子奔莒。初,桓公微时,过郯,郯无礼,故伐之也。”“郯”应作“谭”,《史记》之讹。所谓“谭无礼”的行为是指当年“过谭”。“及其入”,即伐鲁宋的出兵回师。齐师二月大败宋师于乘丘,故云:“诸候皆贺。”谭又不至。“过谭”外指桓公微时亡命所至。《国语》有“军谭”,《管子》有“伐谭”,均证《史记》再误。

        公元前685年春,齐公子小白(即齐桓公)夺得君位。时一些诸候国前去逢迎贺旦。桓公无德,谭君不往。桓公二年(前684年)春夏之交,齐两次挟谭会盟攻鲁,谭君不随,九月,桓公使人胁谭国降,谭君不屈。况齐襄公之时,齐扩张之心日见,并于公元前5 9 0年已先吞并了其东北的纪国,谭子不平,于此时有针对性的提出了“尊王抑霸”的口号,并得到了东方诸多诸候小国的热烈响应,这已先结怨于齐。加之谭国地理位置优越,交通方便,农桑工贾齐全,又处于齐鲁大国之间,早已成为兵家的必争之地,为齐垂诞日久。所谓“谭无礼也”,纯为伐谭之借口,于是丁酉冬十月,齐兴百乘之师,甲士千人向谭国发动了大规模的侵略战争,并在三日内取谭、覃阝、陵 三邑之地,兵移谭城。齐军所及,杀人盈野,庐合为墟,人民流离失所。谭国军民,在谭子指挥下,弹铗而起,闻鼙鼓起而思战斗,为民族的尊严,为国家的领土完整,为百姓的生存,不屈不挠、同仇敌忾,浴血奋战,英勇抗敌,坚守谭城。反侵略的正义之行,使侵略者肝胆俱寒,丧魂落魄,谭公子伯、仲、叔、季各率兵坚守四门,谭城小而固,齐强攻数日而不下,遂分兵烧毁谭国宗庙,平毁谭林。至第九日,齐又增兵车五十乘,甲士八百,自谭城东北两门发动猛烈进攻。城中军民死伤十有其三,众寡悬殊,谭城待破,谭子“叹日吾尊王抑霸,抑曲扶直,齐欺吾国小兵徼,吾焉能屈膝强人之势,安得降齐耶”,“小白虽与吾亲缘,手足尚且不顾,何况亲乎”。度不能守。遂将城交付于弟并公子仲,令公子伯去洛邑报周,眼望谭林,不觉悲从中来,遂拜别宗庙。带领公子叔、季并百二军民,子夜出城,避祸往莒。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4中华谭氏八桂网

联系电话(传真):0771-2089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