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地址:广西南宁市民族大道131号航洋国际城2号楼1201室

    电话:0771-2089119

    传真:0771-2089119

    邮箱:2990858180@qq.com
“《谱》、《志》合一”,纂修《茶陵谭氏》历史新篇章
2014-9-2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3096          作者:谭旭
  •    自去年始,茶陵谭氏展开了“《谱》、《志》之战”。此“战”对彼此双方带来了什么呢?对茶陵谭氏诸位宗亲又带来了什么呢?对外界谭氏宗亲亦带来了什么呢? 尤其是对谭氏文化的传承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勾通尴尬”、“融资两难”、“《谱》、《志》搁浅”和因此而引发的谭氏文化传承“扯皮”将会使我们愧对 袓先及后裔而深感遗憾。因此,“《谱》、《志》合一”迫在眉睫,利在千秋。
     一、“《谱》、《志》合一”,是县內外广大谭氏宗亲的共同呼声。
    《谱》、 《志》的纂修,是一个浩大系统工程,是“人、财、物”堆积而需精雕细琢的工程项目。尤其是要完成一部跨百年越千年的茶陵谭氏《通谱》、《通志》这样的历史 文献,不但需要一批懂家谱族史并对此有所研究的文墨才子,而且需要海内外广大谭氏宗亲的鼎力支持与资助,方能完成其使命。
       基于上述需求,广大谭氏宗亲都认为:茶陵谭氏“《谱》、《志》”的纂修是谭氏自家的一件大亊,茶陵谭氏嗣裔都有其责任和义务。因此,涉及到茶陵谭氏大家族 “《谱》、《志》”的纂修,决不是那几个人说了算的小问题,而是全县广大谭氏宗亲共同磋商决策的大亊件。“《谱》、《志》合一”,不仅是全县广大谭氏宗亲 的呼声,也是根在茶陵分支在外的谭氏宗亲的呼声,尤其是外地的谭氏宗亲代表和世界谭氏宗亲总会及中华谭氏文化研究会的领导曾多次亲临茶陵协调“《谱》、 《志》合一”亊宜,这充分说明“《谱》、《志》合一”是县內外广大谭氏宗亲的共同呼声。我们决不能因己见而违背谭氏大多数宗亲的心愿,使宗亲们继续处于摇 摆中的“为难”与“尴尬”,对纂修工作带来负面影响。
       二、“《谱》、《志》合一”,是客观现实和历史使命的需要。
     非 常浅显的道理:“《谱》、《志》”两套班子若是分道行之,势必导致有限的资源分而散之、宗亲往来两难尴尬、史料信息整合的差异而导致谭氏文化传承出现的 “扯皮”现象定会影响到“《谱》、《志》”的质量,给谭氏嗣裔留下历史遗憾、给社会留下历史笑柄。不说其他,单讲要还原可奕公派下的历史本来面目的世系篇 就够我们研究与考证的。值此,我不妨提示一下需要对谭氏一些史料的思考:为何有好多谭氏族谱上记载“可奕公是幽州大将军谭忠的后裔”?可奕公生有“守福、 守禄、守平”三子,为何好些个族谱上记载只有“守禄”一子(有的记载为“独子-守禄”)?茶陵大多数族谱上记载“守禄公随可奕公由江西泰和迁茶陵十五都邓 塘、娶邓氏继配邬氏生男武兴”, 而在其它地方的谭氏族谱上记载的是“守禄公随可奕公徙茶陵,配邬氏生武兴、武可、武泰子三”,武可和武泰及其后裔呢?茶陵谭氏“十八宏”已繁衍发展上百万 之众,其世系的完善与对接又如何呢?“十八宏”各派系嗣裔是否都确认了自己的先祖而真实的认祖归宗了?有些版本记载的宏亮公派下的孙辈彬公【后更名虔号洪 秩(宏帙)】是否与宏亮公同辈的宏政公有些混淆?如此等等。因此,我们在纂修中决不能简单地去抄袭新旧版本史料,而是要在广泛搜取民间与官方史料的基础上 系统而详细的博览、整合、研究、考证,并经专家与学者评审后准确定稿。所以说:我们纂修班子的历史责任是何等的重大!我们的担当又是何等的重要!这不仅仅 是只靠几个人和几只笔就能出书的亊,而是要靠强有力的智囊团、文墨得体的纂修团队、乐于奉献的协修班底、慷慨解囊的实业家和鼎力支持的广大谭氏宗亲之群策 群力,才能圆滿完成这一历史使命。
     “《谱》、 《志》”两套班子的价值取向虽然各有侧重,但其“世系”核心章节和历史使命相通一致,若能取长补短、合二为一,定会使“人、财、物”集成流畅、发挥出良性 效益,族人无不称赞,宗亲无不叫好,高质量的谭氏鸿篇毕成无疑。所以说“《谱》、《志》合一”,是客观现实和历史使命的需要。
     三、“《谱》、《志》合一”,实现茶陵谭氏族人宗亲的梦想。
       何谓“《谱》、《志》合一”?就是纂修《通谱》与《通志》的认识要统一,纂修《通谱》与《通志》的两套班子要融为一体,合力纂修《茶陵谭氏》”新篇章,实现茶陵谭氏族人宗亲的梦想。
     要实现“《谱》、《志》合一”,首先,要在理清修《通谱》与俢《通志》意见分歧的基础上进一步统一思想认识,形成纂修《茶陵谭氏》的共识。
     “国有史,方有志,家有谱”,这个历史传承文化展现了华夏五千年的文明。家谱与国史、方志一起,被称为中华民族三大历史文献,是中国重要的传统文化之一。
       从中国谱牒发展的角度上讲,巳着手或刚启动纂修的茶陵谭氏“通谱”与“通志”,虽然名称不同,但性质是相同的,都是从宏观角度上记载茶陵谭氏宗族繁衍发展 的历史文献。早在民国时期,名人谭延闿就与人筹划过纂修“谭氏通谱”亊宜,由于历史的变迁而搁置。因此,我们不宜站在某个角度上去评说或强调什么“通志” 或“通谱”,而是要站在茶陵谭氏乃至中华、世界谭氏文化传承的大局上去思考而谋划出全新的茶陵谭氏“通谱与通志”了。
     “《谱》、 《志》合一”的《茶陵谭氏》,是茶陵谭氏“通谱与通志”的融合载体,这是谭氏宗亲代表在几次磨合中提出来的。这个提议很好。《茶陵谭氏》可以把“通谱与通 志”的纂修内容都囊括其内。它不但可以记载茶陵可奕公和廷英公两个支派的来源、迁徙的轨迹和繁衍发展史,而且还可以从多个侧面反映其历史文化;它既可以系 统还原茶陵谭氏世系篇幅,以利各基堂支派世系对接,又可以特写谭氏“三进”、“十八宏”这面旗帜和谭延闿、谭震林等历代名人伟绩,以利凝聚、鼓舞与激励族 群的作用,还可以满足海内外谭氏游子“寻根谒祖、探亲访友、投资光耀祖地、叶落归根”的需求。因此,我们决不能固执己见或因几句有伤和气的过头话而继续 “分道扬镳”,而是要站在“中华谭氏一家亲”及社会和谐、经济发展的高度去思考而融合,进而合力谋划纂修全新的《茶陵谭氏》。
     其次,纂修《通谱》与《通志》的两套班子合二为一。
     我 们必须充分肯定谭运苟宗亲为首的“谭陵谭氏‘十八宏’通谱”编辑部前期所作的成绩。近三年来,他们几位老同志艰辛地走访了湘、鄂、赣、粤、桂、黔、渝、川 等八个省、市和七十余个县、近四百个基堂支派,收集了几百套谭氏历史资料,并初步整理出了“十八宏”派系的世系篇。因此,我们要特别尊重这些老有所为的宗 亲,保护好他们为谭氏文化挖掘的那份热情,学习他们那种奉献精神。同时,也真诚希望这些老同志不要去计较过去那些闲言碎语及其误解言辞。谭氏广大宗亲相信 您们一定有这个觉悟,也有这个胸怀,能够站在茶陵大局利益上去响应这个融合。同时,也要看到自身的“短板”:谭氏文化研究的局限性和财力严重匮乏,因此有 可能导致纂修工作停摆或文献内容的残缺乃至文献传承范围的制约。
     我们还应看到茶陵谭氏文化研究会组建的“通志班子”之优势。官方支持的力度和民间响应的范畴及其团队实力与财力等等,尤其是对谭氏文化研究的范围、见解和站在茶陵大局利益而完善的思维方式与改变对“通谱班子”的看法及其融合之主张值得称赞。
    上述两套班子合二为一,将其优势融为一体,按照个人特长重新调整与组合,进一步完善组织架构和团队管理制度,确保团队运作经费,合力纂修《茶陵谭氏》”新篇章,尽早实现茶陵谭氏族人宗亲的梦想。
     
     
                                         茶陵县可奕公第四十四代嗣孙:谭旭
                                             二O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4中华谭氏八桂网

联系电话(传真):0771-2089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