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绍光
2017-2-17
来源:未知
点击数: 1797          作者:未知
  • 太平军将领谭绍光

        谭绍光(1835——1863)广西桂平(一说象州或平南)人。太平天国慕王,壮族。1851年1月参加金田起义。后隶忠王李秀成部。1858年参加摧毁 江北大营。1860年在击破江南大营和攻克苏州等地时建有战功。1862年封慕王,领军围攻上海。1863年率所部坚守苏州,奋勇作战,12月4日在苏州 慕王府主持召开军事会议时被叛徒郜永宽、汪安钧等刺死,壮烈牺牲。
        绍光入营之初,年齿尚稚,故虽从征万里,职爵初皆不著于史。戊午八年二月,李秀成以副掌率、合天义出京调度援京,绍光从焉,名始见。
        庚申十年正月,忠王李秀成自皖南间道袭杭州,谋围魏救赵以解京围,十六日,克广德州,旋入浙,绍光与吴定彩、陆顺德等皆为忠王偏裨。二月初九日,克杭州外城,绍光功多,始著闻。
        九月,从忠王西征,壬戌十一年三月廿二日,与陆顺德、蔡元隆、郜永宽等攻江西临江府不克,时已任宿卫天军主将,赐爵健天义,自将一队矣。卅一日,绍光等大 破清师于临江府阴岗岭、太阳墟,斩统领郭式源,阵擒副将李金旸。金旸广西人,故天地会降将,号冲天炮,骁勇善战,绍光一战擒之,名声大噪。四月初四日,绍 光等从忠王克江西瑞州府;旋西上,入于鄂。
    忠王之西征,意在收合江西起义之众,初不欲入鄂,英王陈玉成以安庆告急,谋于天王、干王,请各军南北合攻武汉,师庚申杭州故智,调围师回救耳。忠王以为功必不成,难之,不欲往,迫朝命,徘徊久之乃西,至武昌县,失期,英王已退,遂全军东返,绍光皆在军中。
        八月,忠王督绍光及陆顺德、郜永宽、蔡元隆等,合翼殿还朝者童容海、吉庆元等自广信入浙,与朗天安陈炳文、僚天燕邓光明等合,九月初十日,克余杭县,旋分 陆顺德等攻萧山、绍兴,大军围杭州;十一月十九日、廿一日,克杭州外城、满城。廿八日,留邓光明、童容海、刘裕鸠等守之,自与绍光等五路进取松江、上海。
        忠诚二天将陈坤书为忠王麾下首将,留守苏福省,驭下宽,所部虽悍勇,然无纪律,颇滋扰,地方苦之。永昌徐少蘧,地方豪姓,不得已降天国,封抚天豫,潜与苏 福省文将帅李文炳、慷天福钱桂仁等谋叛归清朝,坤书觉,将究治之,诸人大恐,乃联衔状上忠王,曰坤书扰民,忠王遣人按之,事颇有验,坤书百喙难辩,惧罪遁 常州,天王方忌忠王地广兵多,闻之大喜,封坤书护王,割常州郡以为分地。忠王虑腹心有变,十二月初二日,兼程返苏州,以善其后,上海军务,悉由绍光节度, 绍光禀节钺、专方面,自此始,时已升封朝将矣。
        时清师守上海者孱弱,花旗国人华尔募洋枪队以为臂助,与绍光战,常不利,旬日间,再败奉贤,复败南汇,二城皆为绍光所得。初十日,绍光、郜永宽、忠二殿下 李容发等将三万人攻吴淞,克高桥,次日,克周浦镇,逼宝山、上海,飞函沪上英、法军统领,劝无助清人。英、法以其国私利在上海通商一埠,口虽言中立不辍, 实助清师为守,绍光等攻二邑不克,解围去。
        壬戌十二年正月,绍光等再攻浦东,与英、法军及洋枪队、清军战,初六日,破知县刘郇膏;英提督何伯、法提督卜罗德合洋枪队等大至,十二日,绍光、永宽、容 发及宿卫军大佐将吉庆元等与大战高桥,凡三日,以炮火不支而败,伤亡甚多,死者千余人为乡民丛葬于所在,号长毛坟,至今存焉。洋兵旋追败绍光等于南桥、萧 塘、闵行。
        二月初二日,绍光、永宽、容发等战洋枪队华尔、白聚文于泗泾,复以英军战舰助战而败,粮船三百为之燔。
        忠王闻绍光等战不利,复遣王宗李明成、忠逢朝将刘肇均、忠孝朝将陈炳文、忠佑朝将黄金爱等来援,廿三日,大战英、法师及洋枪队于罗家港、龙珠庵、七宝、王 家寺,伤英提督何伯,互有胜负。廿七日,李鸿章淮军自安庆运抵上海,沪上形势,乃为一变。清有司与洋人计议,谋籍英、法力,肃清上海周围三十哩。三月初六 日,绍光等为洋师及洋枪队败于七宝,弃七宝及周浦诸垒。未几,嘉定、青浦次第陷。忠王旋命绍光攻湖州府。
        湖州当三省咽喉,濒太湖,负莫干、天目二山,形势冲要,自庚申岁起,太平军屡攻之,清总办团防布政使衔福建粮储道徐景贤坚守,不克。景贤知兵善守,高城深 濠,复于城外还筑土壛,召募兵勇,增设乡团,设水师大营于大钱口,以为犄角之势。自杭州之克,四境长兴、德清、武康、安吉诸县及乌镇、南浔、晟舍、双林、 官林诸镇皆易帜,正月,大雪三昼夜,太湖冰冻,坚如平地,太平军乘之,踏兵克大钱口,湖州形势顿孤,慕王大军至,城中知不能久,益夺气,士卒多潜备黄衫、 红巾,以为身计。四月十八日,千总熊得胜开城降,湖州克,赵景贤自刺不殊,为绍光所擒,送苏州。
        忠王素重景贤,闻生得之,亲致书劝降,景贤复书峻拒,忠王惜其才,仍诫绍光以勿杀。次岁三月,太仓州陷,有言景贤通清吏为内应者,绍光召景贤责之,景贤谩骂,绍光大怒,手掣洋枪毙之。战功卓越,得封慕王
    天王以克复湖州攻,封绍光慕王,系衔殿前斩曲留直顶天扶朝纲,号丰千岁。
    湖州既克,忠王复调慕王攻上海,廿八日,慕王与听王陈炳文大破英师及常胜军,生擒常胜军统领法尔思德,再克青浦。常胜军,即洋枪队也。忠王旋督慕王等进至法华镇、徐家汇、九里桥,逼上海城垣,攻城不克,旋以曾国荃湘军围天京,天王累诏勤王,解围西去。
        五月十一日,忠王大集慕王等诸王于苏州,谋解京围,慕王旋仍返上海,七月十二日,与蔡元隆大破清总兵况文榜、熊兆周等于北新泾,斩降将都司刘玉林,再占法 华镇、静安寺,去上海城垣十里之遥。清吏急乞英、法等军水陆御之,慕王等与酣战久乃退。忠王之三打上海也,慕王辄充前驱,虽不克,骁勇之名,著于中外。
    八月初三日,忠王发苏福省,道宜兴、溧阳以援天京,慕王等十四王从焉,大战湘军于天京城下凡四十六日,不能克。天王旋令忠王渡江,进北攻南,道皖北入于鄂,以分湘军之势,忠王以为失计,切谏之,天王不纳。
        十二月初五日,骆国忠以常熟叛,常熟当苏福省东道门户,忠王闻变大惊,命慕王为前驱先往讨之,十一日、十三日,慕王再败叛将董正勤,斩之,合听王陈炳文至白茆,攻常熟东、南二门。
        时军中降卒游民浸多,扰民之虐,往往有之,慕王严谕军中,禁掳掠于四乡,旋返苏州度岁,命部将孝天义朱衣点等代将其众。慕王为主将,常熟垂克,忽离前敌,城中更为严守,上海援敌未几至,城之不下,慕王不能辞其咎也。
        癸开十三年正月初十日,慕王复至常熟城下,督各军攻城,而淮军、常胜军已自上海大股西上,援常熟、攻太仓州,主客之势易也。忠王旋受诏渡江北上,命慕王、 听王主常熟军务。二月廿四日,与淮军及骆国忠等战,大败,孝天义朱衣点被俘杀,慕王令所部拔营还苏州,听王次日亦撤兵入浙,援富阳,盖杭州诸郡县为其分地 也。自是苏福省门户洞开。慕王虽号为节制苏福省诸军,然精兵多随忠王渡江,护王坐拥常州,号令不能达,郡县守将,次第封王,爵位相敌,文书平行,虽患寇氛 日炽,徒呼奈何而已。
         三月廿日,太仓州陷,淮军、常胜军围昆山,四月十二日,慕王与拱王杨张安自苏州援之,十四日,合来王陆顺德、湘王黄子澄攻太仓州,以分敌军之势,不克,旋 移屯昆山北门外。常胜军统领戈登合淮军总兵程学启潜以火轮船绕昆山之南,陷正义镇,断援师粮道,慕王遣来王等御之,不利,其弟战死,十九日,昆山陷,慕王 自阳澄湖退苏州,告急于天京及忠王。募洋人数十,教练洋枪炸炮,以为备御之计。
         赞曰:
        绍光虽广西宿旧,而于天国为新进,数载积功至方面,观其纳降而收湖郡,不失其智;跣足以溃洋兵,不失其勇;解洋炮火舟之妙用,不失其明;释白聚文,抚史密斯,收洋人之心,不失其仁;复书戈登,拒其招降而馈其赠马,不失其义,威动寇仇,遐迩中外,不亦宜乎?
        
        注:①黄现璠撰《太平天国革命中的壮族子弟》(载《光明日报》1956年5月10日);国家民委民族问题五种丛书编辑委员会《中国少数民族》编写组《中国少数民族》第502页,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临危受命,留守苏州
    李秀成奉诏回援天京,留绍光主持苏州留守事。他在盘门以北,东到娄门,建筑几十座营垒,都附墙挖地,覆板垒土在上面,以避作炮,又在娄门外垒石做长城,屹立如山,作坚守计。同时他采取攻势防御战略。向上海发动进攻,与敌在北新泾鏖战,打挫了敌人的凶锋。
        明年四月,昆山陷。六月,吴江陷。七月,清江苏巡抚李鸿章部程学启,会合英国侵略者戈登常胜军来犯。绍光迎击,屡败敌人。十月十五夜(阳历十一月二七 夜),戈登企图用夜袭突然夺取苏州城东北角最外面的一道长防缐。在深夜一点钟的时候,戈登带领人马到来,他亲带两大队向栅堡前进,将其余军队留在后面,叫 他们一听号令,便上前接应。戈登到了栅堡前,只见四围静寂无声,他以为太平军对他的行动毫无发觉,却不料绍光对他的夜袭早作准备,正在摩拳擦掌等候。于是 戈登下令前军立刻攀登长墙,后军即行前进。一个前哨队攀上了长墙,正当兵士帮助戈登攀上长墙的时候,一声枪响,栅堡内立刻放出一排连珠炮和步枪弹,太平军 防守的长行列栅堡宛如一条火缐,敌军则向栅保内投掷火箭和手榴弹。在太平军猛烈的炮火扫射下,敌人攀登上长墙的队伍被打垮下来了,后面接应的队伍也起了极 大的慌乱,就狼狈溃退,栅堡外留下死伤累累。第三天清晨,戈登用二十尊大炮向栅堡连续不断地轰击了三小时,太平军的防御工程大半被轰毁,无法再守,向城内 撤退。戈登望见太平军撤退,带队前来要占领栅堡。太平军看见敌人前来,立刻掉转头来先把戈登军与它本队的联络割断,就迅速地把它围攻起来。戈登大惊,他想 不到在撤退中的太平军会采取这样的闪电般的行动向他反攻。他死命抵抗,幸得救兵赶到,才把他救出,但已经死伤惨重了。这两役,计打死戈登部下军官琼司 (Jones)、毛勒(Maule)、维利(Wiley)、金(King)、利司(Christie)、亚卡(Ager)、卡尔(Carral)、威廉 (Williams)、格兰司福特(Glanceford)等人。在这天战后,戈登为着勉回已经沮丧的士气,对他的部下,发出一道哀号的布告说:「本指挥 官对于昨日战役中奋勇作战之诸将士等表示无限欣慰与祝贺,敌人等之顽抗与其陈地之坚强难攻,遂使本队军官与士兵等不幸遭受重大伤亡。本指挥官对于军士等之 伤亡,殊深扼腕,并自信此类惨事决不使其再见」.太平天国的英雄们给外国侵略者打击的重大如此。
         敌人十分明白堡垒是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道理的,早就派人入苏州活动。苏州城中守将纳王郜永宽、康王汪安钧、宁王周文嘉、比王伍贵文、天将张大洲、汪有为、 范起发、汪怀武等都给敌人勾结上了。他们与程学启、戈登在城北洋澄湖谈判投降条件,由戈登作担保。会后,戈登对程学启说:「在十一月二十七日和二十九日两 次战役中,我的官兵死伤太多,你们不能希望我可以打下苏州,太平军只要在那座长七码的大桥上称作抵抗,就可以把我们击溃,因此,我盼望李抚台尽力赞助谈 判」。结果,议定叛徒们约绍光上城墙了望清军进攻的布置,从城墙上推下绍光,由城墙下的军队把绍光擒住,然后开城降。
         那时候,绍光截获几封戈登写给郜永宽谈判投降的信,他虽然是苏州主帅,但在太平天国后期将领各有独立的指挥权的情况下,他不可能指挥他人的军队。当时叛徒 郜永宽等部下,共占苏州城内守军四分之三,守着六个城门中的四个门。他们的实力远在绍光之上。因此,绍光在截获叛徒们叛变的证据后,他就不可能下令把叛徒 们逮捕起来,他也曾想到用计去杀死他们。但是杀死之后,他们的部下反抗起来,城中内变,城外强敌乘机打进,两面夹攻,那还得了!因此,他本着他的磊落天 性,一向对人坦白的作风,决定在他的王府里,招开军事会议,企图用道理去说服叛徒们,使他们回心转意,共同保卫苏州,尽忠报国。叛徒倒戈,惨遭杀害
    二二日(夏历十月二四日,阳历十二月四日)上午十一点钟,叛徒郜永宽、汪安钧、周文嘉、伍贵文、张大洲、汪有为、范起发、汪怀武八人都齐集慕王府。午餐 毕,便举行祈祷,然后一齐往慕王殿。各人都穿着行礼的冠服,依次坐在殿内的高台上,绍光坐首席,做长篇报告,先说明天朝目前所遭遇的种种困难,其次申述只 要大家齐心,就可以克服困难,就可以消灭妖朝,赶走洋鬼,共享太平的信心,最后嘉奖广东、广西军的忠勇,对其他军队离心离德的行动提出责备。叛徒们对绍光 的报告加以攻击,于是激烈的争论发生了,终至汪安钧跳起来,脱掉长袍。绍光喝他:「干什么」!汪安钧应声抽出一柄短剑,迳向绍光颈上砍去。绍光没有提防叛 徒们的暗算,被砍倒在座前的桌子上。众叛徒一拥上前,把他拉下来,割下首级,送给敌人,开齐门降敌。
         绍光是太平天国的一员英勇的大将,敌人描写他在打败戈登夜袭之役的作战情况说:「慕王在前面的栅堡上,跣足而立,未著鞋袜,奋勇作战,宛如普通士兵.就由 于他的活动一如士兵,站在战斗的最前列,这就给士兵感觉到官兵一体,从而发挥了无限的积极性。绍光勇猛像一头雄狮,宁可拚掉最后一滴血,也决不屈服,就是 他的敌人也不得不佩服他,承认他「为人勇敢而聪敏,在困难之中从未示弱.当绍光被叛徒们刺死时,他截获的戈登给叛徒那几封信从衣袋里落出,都沾染血迹.在 这些信件上所洒的点点热血,说明了这位英雄人物的无比忠贞、勇敢而磊落的行为。在绍光英烈牺牲后,中国之友报(Friend of China)副主笔到 苏州访问,曾到慕王府废墟去凭吊,归来在苏州旅行记上论绍光道:“他在这么许多叛徒(他的兄弟各王)之间,绍终对于自己的事业抱着耿耿忠心。”他死在太平 军叛徒之手,正说明了他是个值得赞美的人物.只有同绍光这样的一个不论在任何困难的环境下,绝不示弱的始终忠心耿耿的英雄人物,才赢得到人们的衷心赞叹。
         谭绍光祖贯广东南海里水村兴义坊,康熙岁,五世祖谭起登客迁广西平南县城,复迁思旺镇、国安乡,子孙散居各村。洪、冯倡拜上帝会,谭氏入会者六十八人,庚 戌岁,团营令下,谭氏聚族会商,议定入营者三之二,留乡力田者三之一,有谭国瞻者,晚起登二世,其子方祖孙三世皆赴金田,绍光父应忠,即谭方子也。或曰, 绍光尝学徒于梓人,故后有呼曰谭木匠者,史事微茫,不可详考也。
         起义的前夜,正是鸦片战争后十年。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农民阶级与地主阶级之间的矛盾。这种矛盾的尖锐化,可以追溯到一个世纪以前。原来清初经过明末农 民大起义和入关后的战争,社会经济在遭受严重破坏之后,到十七世纪末叶已经逐渐恢复起来。利用社会经济生活比较安定,地主阶级贪婪无厌地进行积累财富,于 是出现了土地兼并的现象和商业与高利贷发达的现象。西方资本主义向东方进行侵略,并到处激起反抗的时代。封建的中国,在1840年鸦片战争中,开始被卷入 西方资本主义的漩涡里面。正当西方资本主义侵略者刚刚侵入中国的时候,当时全国各地,到处孕育着革命的种子。英国的鸦片,腐蚀了清朝的统治,英国的大炮, 也惊醒了中国广大人民。中国社会正在起着空前未有的大变化,不论南方与北方,城市与乡村,全部都动荡起来。起义的农民,已经在南中国的广西点起革命的火 把,烽火烧遍了全广西。终于爆发金田起义。
          1851年成立太平天国,1853年建都天京(今南京),曾占领长江中下游地区。至1864年天京陷落止,计存在14年。太平军在全盛时期的兵力超过一百 万人(包括女兵十余万人)。有人估计太平天国运动造成约两千万人丧生。现代有人估计1850年的中国人口大约有4.1亿人,经过清军镇压太平天国、捻军及 回族等起事后,到1873年人口下降至大约3.5亿人。
         太平天国开创了中国历史上的许多特殊案例,例如以西方宗教名义组织势力,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认定之“中国农民起义”且“第一次遭到中外势力共同镇 压”。清朝入关后强令剃发易服,太平军因拒绝此俗,亦被清廷称作“长毛”、“长毛贼”、“发贼”、“发逆”;因为太平军起自广西,以两广人为主,故清廷称 其为“粤匪”(如《钦定剿平粤匪方略》)。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4中华谭氏八桂网

联系电话(传真):0771-2089119